忠言一定要逆耳吗 ——教学《邹忌讽齐王纳谏》有感 慈利县赵家岗土家族乡中学 谢佳军 最近和学生一起学习一篇古文——《邹忌讽齐王纳谏》,深入分析探讨了邹忌了劝谏艺术,感触颇深。 文中,邹忌以自已与徐公比美的亲身经历和感想为据,指出“王之蔽甚矣”。听了邹忌的劝谏,齐王开始虚心纳谏、广开言路,最终在群雄逐鹿的战国时期,齐国形成了“战胜于朝廷”大好局面。邹忌讽齐王纳谏的故事也因此传颂千古。邹忌劝谏齐王之所以能成功,可以说全在于他高超的劝谏艺术——有理有据,更有节,含蓄委婉,毫无“逆耳”之嫌。无独有偶,扁鹊和蔡桓公的故事,几乎也是家喻户晓的。人们在批评蔡桓公的讳疾忌医之余,是否也会为扁鹊的劝说艺术多少感到遗憾呢?“扁鹊见蔡桓公,立有间”,先什么也没说,开口便是“君有疾在腠里,不治将恐深”,言辞不仅谈不上委婉更有恐吓之娴,桓候“不悦”自是情理之中。如此三番,直至“桓候遂死”,可怜一代名医最终也落得个匆匆“逃秦”的下场。试想,扁鹊的话如能含蓄委婉如邹忌,结果又会怎样呢? 每个人都是有自尊的,都是向往美好的,内心深处也都有被肯定的渴望。劝说别人,如果话语难听难免伤人自尊,尤其是在公共场合更会使人难堪。唐太宗是我国历史上的著名皇帝,他虚心纳谏的故事广为流传,他把敢于直言进谏的大臣魏征比作自己的一面镜子,更是传为千古佳话。可是谁曾想到唐太宗起初对魏征的“逆耳”忠言是多么的不爽,曾经有一次怒吼着要杀死这个“老顽固”,幸亏长孙皇后的悉心劝导,唐太宗才改变了对魏征的态度。面对别人难听的劝说,贵为一国之君尚且如此,何况普通百姓? 我们劝说别人,目的是希望别人能够听取自己的建议,从而更有利于工作、学习和生活,但是如果言语不当,不仅达不到目的,有时可能还会适得其反。前不久和某机关的一个朋友聊天,说他们单位来了个新“头头”,不到两个月,几乎和所有同事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了。朋友说,新“头头”其实算得上是个好领导,工作能力强,人品也不错,但就是他指正下属的错误缺点,有的甚至还只是细微的不足,无论是开会还是个别交流,总是声色俱厉、言辞激烈。大家都承认他讲得对,甚至都理解他是设身处地地为大家着想,为大家好,但就是难以接受他的那种态度和过于激烈的言辞。且不谈论“头头”的用心是否良苦,但这样的结果恐怕是他怎么也想不到,也不想要的吧。 与“忠言逆耳利于行”孪生的另一句话是“良药苦口利于病”,这两句话千百年来被奉为至理名言。其实,眼下众多的良药已经被包裹上一层薄薄的胶囊,有的甚至做成糖果药丸,苦味不再,反而更受病人喜爱,并药到病除。以此观之,忠言如不逆耳岂不更好?